476

especially Jesse
Always in my heart

【局路】[8.15一发完]随笔-A路人视角



隐私原因,我就不说我全名了,你们可以叫我路人。
写这些东西没什么意义,也就是偶尔装把文艺。

o

想结婚就去结婚,想单身就保持单身,反正最后你们都会后悔。

萧伯纳



今天是个下雨天,我站在楼下的便利店,咬着刚买的甜不辣发呆。
有个人说,我这模样,活脱脱是个小姑娘。当时我红着脸,赌气似的又拿他的钱买了五串,晚上回家肚子疼。

便利店的名字叫“sweet house”,的确是个很少女的名字,老板本人也不大,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少女,总是挂着好看的微笑,活力满满。所以店开了很久,从我知道这儿已经三年了。

人总是念旧的,特别是在熟悉的地方,熟悉的场景,从前的记忆总会不期而至的涌进脑海,好像被施了魔法,抵抗不住,只任由那些伤痛挥发,再一次耗费大量的时间和感情去祭奠这些无法改变的事。

造物主的神奇在于即使你回忆到泪流满面,依然会感激或沉溺这些记忆,这些曾经的日子,他们是幽灵,挥之不去,喃喃低语,纷纷起舞。

最后我看了看天空,灰蒙蒙的,看不见未来。


顶着雨跑回家,坐在沙发上,不知道干什么。我想了想,决定看会儿电视,放纵自我。

电影的名字叫《霸王别姬》。



我以前有个男朋友,我不太确定他是否愿意我再把他的名字公布于众了,所以,姑且称他为Y吧。

是男朋友。

我是同性恋,这件事我从小就知道,当同班男生把我和几个好兄弟约到家里一起看小黄片,我内心毫无波澜,脑海里全是男人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。

但是Y不一样,他是个双性恋,或者说是异性恋。这样说是因为除了我以外,他没有对任何男人感兴趣过,所以我不太清楚他到底是什么取向。

Y很厉害,是理科天才,第一次遇见他是因为我害羞的同桌让我帮她递情书。

我没有Y那么养眼,但长得起码算对得起人民,再加上比较高的情商,社交方面还是很不成问题的。但那次不知道怎么就害羞了,低着不自然地对打完篮球,准备收拾东西回去的他说话:

喂,同学,我同桌xx让我给你的情书。

唯唯诺诺的样子,学长风度全失。

我手一挥情书,失手撞掉了他手上的矿泉水,顿时,他白色的衬衫变得透明,胸前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的袒露。汗水加刚泼洒的水,眼前的少年如同一幅画似的。

我才发现,比我小一岁的学弟比我高出半个头。我越发慌张了,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他顿了顿,一手温柔地把情书拿下,向宿舍方向走去,转脸又对低着头的我说:

这次不计较了,不过记得请我吃饭啊。

我站在原地,目送他走远。

树梢被风吹得沙沙作响,秋日的阳光洋洋洒洒倾泻了一地,把少年的模样轻轻速写在一地的落叶之上。

胸口的小鹿也睁大了眼,饶有兴致的踱步乱窜。



电影看完了,看了眼时间,十一点,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,乏力的笑笑,拢了拢毛毯就倚着沙发睡着了。

狗窝在身旁,他最近也闷闷不乐,医生诊断为犬类抑郁症,我有些不好意思,实在是对不起狗。

犬类抑郁症:如果家里气氛太压抑,犬类也会感到闷闷不乐。



是他先表白的。

我始终记得一清二楚,那天晚上街边小贩额外的多,他们看我们学生的模样,缠上来让我们买这买那,我俩果然不太会拒绝,最后他还是把我拉上了他昂贵无比,以一排字母为商标的车,逃离喧嚣的城市。

我也弄不清楚自己,到底是猪还是怎么着,昏昏沉沉就在车上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,晨光熹微,透过树影悄悄斑驳在草地上,揉揉惺忪睡眼,看见Y捧着新鲜的野花,居高临下的站在我面前,高傲的王子。

他揉揉脑袋:

“我本来打算开直升飞机带你看烟火,但你昨夜睡的太香,我实在不忍心打扰,后来想了想,森林倒也是个表白的好去处。”

我瞪圆了眼,还没消化完这句话所包含的意味。

接着他俯下身子,侧过脸在我耳边轻轻说: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我僵硬的身体不能动弹,手下的野草不幸成了牺牲品,当我有心观察它们时已经被我揪烂。

靠,这家伙是铁打的明白我不会拒绝。

我又听到那头小鹿的声音了,它呜呜鸣叫,想是恶作剧得逞了一样的兴奋。



凌晨三点左右,手机响了,看了一眼是国外来电,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:

“喂?”

“是路人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

赶巧了。

那么突然的下起雨,那么突然的想起你,你也没辜负这天时地利,凑了一脚人和,那么突然的打来电话。

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,霹雳啪啦,我近乎以为已经下了冰雹,路灯昏黑,黑夜里弥漫着深深的无助。我有种预感,自己很快也会被这种无助感包围,并久久不能自拔。

你那儿是下午三点,周围闹哄哄的,我不清楚你打电话的用意。

“我大后天结婚。”

“哟,对方怎么样啊,金发碧眼大波妹子?”

“差不多吧,我父母挺高兴的,算是门当户对。”

“……”
门当户对。

“好多日子没见了啊,你怎么样了?”

“特别好,Bear(我养的狗)都肥了两圈。”
睁着眼睛说瞎话,Bear明明瘦了两圈,肉噌噌往下掉。

“你来吗?”

“啊?”

“当初我们约好,要一起步入婚礼殿堂的。”

“也对。”

不知道沉默多久,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,雨水依旧不停,我把自己裹成一团,但阻碍不了这个现实。我失声哑言,那股无穷无尽的无助感绕了几条弯弯,又不屈不挠地绕了回来,缠在我心尖上,蠕虫一样,一点点往下啃食着,黏糊糊的,怎么都甩不掉。



也对。




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用这么恶俗的比喻,但当时的的确确就不假思索,脑海中蹦出的字眼不受控制:他的异色瞳就像波斯猫一样。

我从他怀里扬起头扬起头来,想把自己永远的镶嵌在这对独一无二的眼色中:

“我们绝对要一起步入婚姻殿堂。”

(10)

“好。”

(11)

“好。”

(12)

于是又睡不着了,我直起身子,把桌上的电脑抱在手里,看了眼手机,查收了他刚买给我的票,愣愣地盯着票,有点奇怪的心思。

(13)

Y的妈妈很聪明,聪明到让我想不到任何方法来抵抗。

她找到我的那天是个下雨天,太阳雨,阳光很足,我有大把的理由相信它一会儿就会停止,即使现在硕大的雨点滚落下来,把我砸的有些狼狈。

她在谈话宣告无效后用了强硬的手法,她用了很多手段,匿名信发给他儿子,将我与其他人p在一起,种种如此。

他没见到的时候没生气,只是看着我,询问我:
真的吗。

我笑的像个傻子一样,语无伦次:
我他妈讨厌你很久了混蛋,我根本喜欢…不可能…你。

我和你,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我听见小鹿哀伤地鸣叫,低下头用力撞击我的胸口,撕心裂肺地疼痛涌上来,它在怨恨我。

他也怨恨我,那双溢满悲伤和难以置信的异色瞳,如同刀锋一般,逼得我不敢回头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一路狂奔究竟到了哪,摔了伞,坐在草地上,不知所措地看着天空,灰蒙蒙的,看不见未来。

(14)

我选了最贵的一套西装,当初去意大利定制的。

Bear是托运过去,一开始我还有点害怕,犹豫不决,网上出事的小宠物太多了。

下了飞机接到Bear,心里才算踏实下来,阳光刺眼,我脑袋昏昏沉沉的,应该是因为倒时差。

(15)

Welcome to New York.

(16)

当然很尴尬,在见到Y挽着未婚妻的手向我打招呼的时候,我实在没办法开玩笑应对,只好讪笑着也挥了挥手,就再没有其他话说得出口。

Bear像是遇到了久别多年的父亲,也不顾我傻站着的模样,冲着Y就扑来上去,厚实的爪子拍子他的西装上,泥水溅了一身,他的西装彻底报废。我倒是有了幸灾乐祸的心情,刚才的尴尬减退了不少,不过还是要摆摆姿态:

“come back,Bear!你这样做不对!”

Bear委屈地挪了回来,“呜呜”叫了几声以示不满,我看着Y纠结着西装,得意的表情不自觉就显现出来。

“得了吧,你看你那恶作剧成功的兴奋劲——”Y话说到一半止住了,我也又平静下来,他熟悉我的模样,知道我小计谋得逞后的小喜悦。

(17)

“Y你过来一下!”路人和Bear站在湿泥地里,一人一狗,似乎没什么心思。

Y那时刚参加完竞赛回来,看着路人这样,有些头大,不情愿地走过来,不知道对方打什么鬼主意。这家伙被自己惯坏了,性子越来越不得了。

“嘿!”他刚走到边缘,Bear便扑来上去,一个踉跄,他栽在了湿泥地里,路人湿漉漉的眼神盯着他,装出无辜的样子,不过最终是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地与他和Bear一起在湿泥地里,把衣服干净什么的,都抛到九宵云之外,欢腾的闹起来。

(18)

该说些什么呢。

(19)

该说些什么吗。

(20)

“Hi!Y often talks about you!He says you're good friends!”金发碧眼的女生终于打破僵局,挽着husband的手。

她笑的很好看,娇艳的红唇应该是涂了同事最想要的新款Armani唇釉。

“Yeah.”我点了点头,尽量笑的温和一些,旁边走来了两个人,我瞪大眼睛,看了看Y,“你挺费心啊。”

(21)

“真的吗!白鼠你答应我做你男朋友了?白鼠!”

(22)

“是啊,局长是有钱,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。”

(23)

我看见我曾经最要好的朋友白鼠,与Y的好朋友狮子一起来了。

我有些诧异于白鼠脸上不可捉摸的哀伤,仿佛当年那个手捧书本,一袭白衣的,笑起来像是山中的小池塘泛起涟漪的翩翩少年不是他。

我更不明白狮子身上为什么有着lancome女士香水的味道,廉价西装衬着他有些冰冷,有些可怜。

(24)

原来我不是最糟的。

(25)

“It's been a long time,my old friend.”Y丢下一句话,拉着不知所措的未婚妻离开。

(26)

时代广场,人山人海,抬头看天空,有些困惑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心境。

(27)

大教堂里,她一身洁白无瑕,他说要护她三世平安。

(28)

  我要发表致辞,伴郎致辞,你们说,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人。

  我站在台上,看着他和她甜蜜的样子,心中好像有什么轰然倒塌了,又有什么顽固的站了起来。

(29)

“大家好,我是Y的好朋友,路人,很高兴能与他们一同分享着美好的时刻。”

(30)

上台前,Y走过来,修长的双腿依旧是当年的模样。我们这些人,只有他还记得自己的初心,还有着当初的模样。

还真是令人唏嘘不已。

他坐在我旁边:
“当初那些事…我妈做的事,我都知道了。”

“你都知道了?”我苦笑着看着他,依旧是好看的异色瞳。

他犹豫了一下,递给我一张邀请函:“这是你大学时一直想去的公司。”

我愣了一下,不太明白他的用意。

(31)

“喂!我们以后一起来这家公司上班呗!”

“我们俩学的不是一个专业的啊…我尽量也在这个城市的公司上班吧。”

“哦…”

(32)

“你…谢谢了。”我红了眼圈。

他温柔的递给我一块手帕,我笑了,这家伙还是斯文败类的模样,这年头还用手帕的人啊:“你们上流社会的人都是疯子。”

他装作恼怒的样子,一如从前。

(33)

“……
“最后,祝愿他们幸福,白头偕老!”

(34)

我走下台,前所未有的释然。抬头透过窗看见天空,蓝色如调色盘中调出来的颜色,Bear迫不及待地窜到我身边,等着我奖赏给他些什么。

(35)

谢谢了。

(36)

嘿大家好,我是路人,国内985大学的高材生,说出去爸爸妈妈也是很骄傲的!

我念的是金融,一直有出国发展的念头,今天好兄弟过生日把我叫到美国来,我决定趁着签证没过期,参加完这场婚礼之后就去干大事!

(37)

“喂Y,你会帮我吗?”

“当然。”他愣了愣神,眉眼弯弯,又笑了起来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,怀中佳人相伴,真是人生赢家。

(38)

沧海桑田后,我们终于学会珍惜。





Fin

后悔的单身是路人,后悔的结婚是狮鼠。

it's been a long time.不仅指过了很长时间,更暗指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不好的事。

大概就是局长他妈给路人灌输一堆东西,逼得路人最后跟局长分手,局长结婚的时候把路人喊过来做伴郎,现实回忆交错。

两人最终都明白了,沧海桑田,谁也不是谁的唯一,没必要撕心裂肺,掏心掏肝的去爱,非要争个你死我活,或者病娇到一起死去。
最终归宿是不圆满,但彼此都拨开迷雾见苍天。
终是不负来路艰辛。


果然理科男的思维方式更爽快。
这是一个高智商局长,致力于“做不成情人还是要做好朋友”的思想观念,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但是又很为他人找想,多棒一孩子啊。【理想状态

狗狗叫Bear是因为POI。

为什么我不好好把纽约描写的美好一点呢,因为我没去过,看了电视电影对那的印象只有危险两个字。【冷漠】
为了描写那,我还查了百度,还关注了一堆新浪微博,并没有什么用。


-



昨天整理的时候,发现这篇写了一半的文,愣了半晌决心把它给填完。

这两天事情闹得人挺难过的,以后可能也不会回来了,毕竟R怎么说也是我很喜欢的妹子。

希望他可以有所改变。

我永远不会成为黑,将心比心。

Charon17

评论(4)
热度(19)
©476
Powered by LOFTER